为何星期五的黄昏,漫长仿佛永恒?

  “是错觉吗?每到星期五,吃过午饭,越临近下班,时间就过得越慢。”新来的雇员问他。“不是错觉。”他说。
他的单位,专门从事控制时间流速的业务。
入行时,他正无所事事,每天在街上溜达找工作,时间流逝得如此漫长,肚子却又饿得快。到中午,他就吃太太给他准备的香肠青豆蛋炒饭便当,然后继续逛。因此,听老板吹嘘公司前景时——“你们想控制时间吗?你们嫌时间流逝得太快或太慢吗?你们想亲手操纵这个世界的运行吗?来吧,一起来操纵时间吧!”——他心领神会。
他深知饥饿、穷困、无业是什么味道,深知幸福时留住时间、痛苦时让时间流逝是何等必要。于是他欣然入行。
老板吹的,当然只是创业口号。单位要的是盈利。
哪个赌球公司老板说希望某场球赛时间过慢一点?给笔钱,好,给办。
哪个男人说希望快点和黄脸婆离婚,希望和她在一起一分钟就过完一天?给笔钱,好,给办。
哪个小男生羞涩地说打算在出租马车上跟女朋友求婚,只是嫌时间不够用,希望让时间流逝得慢一点?给笔钱,好,给办。
哪个考生哭着说,考试科目太多,复习时间太少,希望延长一点儿?给笔钱,好,给办。
有的男人戴着大檐帽躲躲闪闪进门,说,啊因为肾虚什么的,什么什么事情上不太如意,老婆不满意,能不能给办个……给笔钱,好,给办。
和一切单位一样,过了初创期的火热激情,员工们也开始倦怠。喝咖啡,聊天,迟到,早退,无所事事。除了一两出办公室奸情,没什么可以挽留员工的积极性。
尤其是,当某些员工发现:每逢周五下午,就能趁职务之便,让时间走快一点,早点下班——嘿!妙哉!久而久之,老板生气了。
和一切老板一样,过了最初宽宏大量的时代,最后总会露出青面獠牙。老板开始解雇员工,无视他们的房贷、车贷、私生子抚恤金、小情人的汽车油钱、儿子的学费、自己的高尔夫球俱乐部年卡会费,一个个把他们踢上了街。
老板怒吼:“没让你们的人生一日百年、明天就结束掉,已经是我给你们面子啦!”
老板开始雇机器人员工。这些机器人只能运行五天,周一上班时启动,周五下班时就报废。当然,机器人多少笨一点,少量的人类员工保留了下来,督导机器人。
他是其中之一。
他不埋怨,不怠工,认真工作,勤奋严谨。每天中午吃完热腾腾的香肠青豆蛋炒饭,就继续投入工作。老板有时忍不住赞美他:
“真是比机器人还像机器人!”
时光流逝。他逐渐发现,周五下午,时间过得特别慢。
开始他以为是错觉——谁都想早点回家的嘛——但依靠职业嗅觉,他敏锐地判断出,不是自己的主观问题。
经过一番侦察,他发现,机器人们在使用机器,蓄意放慢时间的流动。
实际上,公司的机器人们有一个计划。
他们先勤奋工作,把人类雇员都排挤掉,控制所有的时间速度机,然后让时间进入无限慢的流逝状态——借助芝诺定律,他们可以让最后的1/2秒长达一年,1/4秒长达两年,1/8秒长达三年……这样,时间无限分解,不断流逝,机器人就能够永远不报废,永远停留在周五下午。
他发现了机器人们的计划,而且知道,这计划只差一步就要成功了:单位的人类雇员,只剩他一个人了。
一旦他被解雇,单位将全被机器人控制,然后时间将永恒停住。
他知道机器人们在虎视眈眈等候他出纰漏,所以他只能忍气吞声。他开始接受越来越长的周五下午时分。这一周,周五下午让他熬了一个月;下一周,周五下午让他熬了两个月。
他一直在忍耐和等待。他看得见香肠青豆蛋炒饭热腾腾的白气漂浮的速度都慢得像被冻结。但他一直没有露出破绽,于是,老板一直没有解雇他。
就这样,他现在还在单位工作,和机器人为伍,忍受着被延长至一年的周五下午。
他知道,接下来,他得隔两年、三年、三年、四年……十年,百年,才能再看到一次他的妻子,听她说“这周五你工作得很晚啊!”而他递上这个星期五,在他身上搁了一百年的便当饭盒,若无其事的说:“香肠青豆蛋炒饭总是做得这么好吃。”
然后等待下一个,似乎长达百年的星期五下午,那似乎永远等不到下班的星期五黄昏。
这为了整个人类不至于被机器人与时间控制的无语僵持,这不肯提前早退或辞职了事的勇士,就这样默默守候着。时间无尽流逝,漫长犹如永恒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